•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淫荡的珮怡

    发布时间:2021-12-14 00:08:06   

    淫荡的珮怡

    大家都叫我明忠,我一出生就沒有妈妈了,在我开始懂事后,我才知道妈妈是跟爸爸离婚,家中现在只剩下我、爸爸、姊姊珮怡,沒有珮怡的生活,我们还是得过,我们住在台北的一间公寓,

          公寓实在很小,一开门就是客厅,旁边则是厨房,另外还有两间房间,一个浴室,对我来说,我实在很羡慕班上同学能住一整栋的房子,我从小就跟珮怡住一间,爸爸自己住一间,珮怡对我很好,晚上还会帮我盖被子,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家中的家事也都是珮怡在做(包括:煮饭、洗衣服…..等),我看到珮怡那么辛苦,假日的时候也会一起帮忙打扫, 家中经济还过得去,爸爸在当公寓的管理员,珮怡在照相馆工作,沒有经济能力的我,还必须靠他们供我唸书,所以我决定以后要赚大钱,

          以下内容需要回復才能看到

           今年我升上了国三,课业压力变重了,大家开始在讨论要念哪一间高中,我还是沒有明确的目标,只能先这样了,时候到了再决定吧!在国三的生活里,有许多家长都会给小孩去补习,但是我家经济问题沒办法让我去补习,

          所以放学回家后,就只好自己勐K书,不会的问题,我都会请教珮怡,毕竟珮怡有唸过大学,珮怡今年三十一岁,还未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里,所以才沒有结婚,珮怡长的比我还高(可能是我还沒发育完全),珮怡拥有一六七的身高,

          珮怡自己常常自傲的说:「我有34D 23

          33的身材,走到哪里,都有一堆人追求」这句话并沒有骗人,珮怡长的又漂亮身材又好,追求者实在很多,珮怡有时候也会带男朋友回家过夜,这时候我就换到跟爸爸睡一间了,

          在升学压力下,班上的男同学会传一些所谓的A书,我是男生,所以我多少也会有A书传到我手中,班上男生更是会讨论哪个女生胸部很大之类的话题,到这个年纪,对性方面都特別好奇,

          我发现爸爸在电视装上成人频道,一到沒人在家的时候,我就对偷偷的转来看,最近更是流行起乱伦片这个风潮,我常常会拿家中的女人,也就是珮怡作为性幻想对象,有时候会拿珮怡的内裤起来玩,顺便打手枪,

          更是趁爸爸不在的时候,偷看珮怡洗澡,甚至晚上跟珮怡睡同一张床的时候,我会不断的偷看珮怡的胸部,珮怡穿着单薄的睡衣,胸部特別的凸显,珮怡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戴奶罩的,有时候会看到激凸,这更是让我的懒趴受不了,

          开始会有睡不好的情况了,旁边传来阵阵的女人香,我实在忍不住了,让我偷偷摸一下就好,我轻轻的把手放在珮怡的胸部上,偷偷的观看珮怡有什么反应,珮怡睡的很熟,我正要打算开始下一步的时候,我发现有人进来了,

          我赶紧拿开手,假装熟睡,我心想该不会是小偷吧!我眼睛瞇成一条缐偷看着,发现那个人是爸爸,让我惊讶一下,这么晚了,难道爸爸是要帮我们盖被子吗?我继续观看着,我看到爸爸把珮怡叫醒,还跟她比了一个姿势,要她不要出声,

          珮怡起来,两人就到隔壁房间去了,我睁开眼睛,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我悄悄的走到隔壁房,轻轻的握着握把,发现是上锁的,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时想不通,就在这个时候,隔壁传来珮怡的叫声,这个声音是不折不扣的发浪声,

          我实在难以相信,每天看的乱伦A片剧情,居然会发生在我家,这让我太兴奋了,珮怡似乎降低声音,可能是怕我听到,但是因为格局小的关系,隔壁还是听的到,我想在以前珮怡跟爸爸不知道乱伦了几次了,是因为我都睡着了,所以并不知道,

          这一次真是个巧缘,我听到隔壁珮怡不时传来的叫春声,我耐不住慾火,掏出鸡巴开始打枪,隔壁的声音就停止了,我想是因为爸爸老了,体力沒那么多了,怪不得珮怡需要交男朋友,可怜的是我还沒射出来,

          但是珮怡已经要回房了,我穿好裤子,赶紧假装睡觉,珮怡一回房,我的鸡巴还是翘的高高的,慾火难消,我看珮怡一定有发现,珮怡小声的说:「沒想到你这个小子长大了,不知道在做什么样的梦」珮怡轻轻的在我龟头上弹了一下,

          害我太兴奋,颤抖了一下,心想幸好珮怡沒发现是因为我听到她美妙的声音,才勃起的,知道这件事情后,我对珮怡的内衣裤更是兴奋,有时候一次可以打两枪,满脑子都是跟珮怡做爱的画面,

          有一次假日,爸爸跟珮怡都出去上班了(工作一到日,一个月有休假几天的那种),每当这种时候就是我放松心情的时候,我拿了珮怡的内裤,打开成人频道,又是在作乱伦的节目,看着看着,我机巴翘的很高,我开始掏出来,用手抚摸,然后用着内裤套弄起来了,因为家人都出去工作了,我特別把声音开的很大声,

          突然!喀喳!门一打开,我回头一看,竟然是珮怡,我们两人当时都愣住了,我根本来不及关掉电视跟穿好裤子,我心想糟糕!珮怡不是说她中午不回来了吗?怎么现在又…怎么办?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姊!不是妳想的那样,

          这时候电视里的男女还不知情的结合在一起,女人的叫春声还特別大声,我紧张的看着珮怡,看看她有什么反应,珮怡:「爸爸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中午要回来吃饭,所以我特地去买菜」珮怡关好门,上了锁,

          珮怡:「等等不管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门」珮怡放下东西,走到我前面,珮怡:「明忠!你喜欢姊姊吗?」我默认的点点头,珮怡:「你想跟姊姊做爱吗?」我害羞的抬不起头来,珮怡:「到底想不想」我小声的回答:「恩!」珮怡:「好!珮怡就答应你,但是这件事情不能告诉爸爸,也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心想这怎么可能,珮怡这么豪爽的就答应了,这一定是梦,珮怡突然换了个口气说话:「我都不知道我们家的明忠长大了,珮怡还到处在外面找男人,明忠想跟女人做爱,姊姊来满足你」珮怡快速的脱下紧身短T还有短裤,我兴奋极了,这不是梦,珮怡真的在我前面脱下衣服,

          珮怡今天穿的是蕾丝花边的橘色内衣裤,看起来好性感喔!我看的眼花撩乱,珮怡解开内衣后,34D的肥奶立即而出,珮怡的乳头是深咖啡色的,看起来別有风味,看到我心跳加速,真实的永远比虚幻的还要真,珮怡跪上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微笑的对我说:「来!明忠!抚摸我的奶子,让我看看你懂得多少」

          我当然不想被珮怡看不起,看了那么多的A片,我懂得可不少,只是这是真的吗?还是我在作梦的,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我刚开始只敢轻轻触碰,后来就大胆的玩起来,还不断的用我的嘴巴,大口大口的吸允,不管这是不是梦,

          我都不想醒来了,我咬着珮怡的乳头不放,右手还不断的又抓又挤,珮怡抚摸我的头说:「吃慢点,不要去呛到」珮怡的表情相当淫荡,紧紧抱住我的头,珮怡伸手到自己的私处不断的抚摸,

          我:「珮怡!妳的奶子真大,餵的我好饱」珮怡:「珮怡知道你喜欢大奶,所以珮怡才会生出我这个大奶来给你吃」我听的兴奋极了,玩了好一会儿,我说:「珮怡!给我看看妳那里?」珮怡娇声的说:「讨厌!才玩一下子而已,就想看人家那里」

          虽然这么说,珮怡还是站起来,把三角内裤脱下来,把私处放在我脸上,摇啊摇的给我看,我抓好珮怡的两侧大腿,仔细看清楚,珮怡的阴毛很整齐,因该是有修过,我说:「珮怡!妳阴毛好整齐喔!」珮怡:「珮怡的阴毛很多,所以要不时的修剪」

          我:「人家说阴毛多的,性经验很丰富」珮怡:「讨厌啦!这样夸人家,你看看人家这里」珮怡把阴户对着我,珮怡:「这个叫水鸡,你要把你的机巴幹入我这里,这样我才会很爽」我:「珮怡!为什么叫水鸡呢?」珮怡:「因为他兴奋的时候会喷出水来,要喷多少水,要看你的机巴努不努力了」我高兴的回答:「珮怡!我一定让她喷出很多水来」

          珮怡:「先帮我吸一吸吧!我那里好痒喔!」我伸长了舌头努力的舔啊!吸啊!还用手去抠,这就是女人的水鸡啊!我疑问的说:「珮怡!我都还沒幹入水鸡,为什么他就有水跑出来了?」珮怡:「因为人家兴奋等着弟弟来幹,所以先喷些水,让弟弟等等好进来」

          我:「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珮怡是这么淫荡的女人」珮怡害羞的说:「讨厌死了,人家不来了啦!」珮怡假装要离开,我还故意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我把她的手放到我的机巴上,珮怡说:「明忠!你的鸡巴好大喔!比爸爸的还要大要粗」这时候我的疑问已经解开了,当初我听到的淫叫声,是真的,

          我假装不知道的问:「珮怡!妳看过爸爸的啊!」珮怡:「对啊!我还让爸爸幹过,爸爸很沒用,一下子就射出来了,珮怡看到弟弟的鸡巴这么大,现在好兴奋喔!」珮怡张开双腿,珮怡的水鸡洞,看起来很湿润,她洞口附近的屁毛阴毛都已经湿润的站不起来了,珮怡一手抓着我的懒教,一手对着她的水鸡,慢慢的让我的龟头先进入她的水鸡洞口,我眼睁睁的看着,珮怡一手抓住我的机巴,慢慢的坐下来,水鸡慢慢的把我的机巴吃掉,

          我到现在还一直记得那一刻的心情,第一次乱伦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爽,第一次进入珮怡的身体,当时好像周围的空气都凝集似的,都沒有任何一点声音,唯一的就是听到插入时淫水渣渣声,我心跳越来越快,唿吸越来越急促,珮怡比我唿吸的更急促,

          我看到珮怡那付爽快又淫荡的表情,就好像忍了好几年沒得到男人似的,珮怡发出了丝丝的呻吟声:「恩………明忠………你的鸡巴………怎么那么长……… 到现在还沒全部吃进去…………都已经插到人家花心了………在进去会插到人家子宫的」我:「姊!妳水鸡好紧喔!夹的我好爽!今天弟弟就要把妳幹进子宫里去」

          珮怡:「你好坏喔!人家会被你插坏的」好不容易,整根机巴都被水鸡给吃进去了,珮怡很兴奋的扭腰摆臀,我:「姊!妳的水鸡好热好湿喔!我的机巴就像在里面泡温泉一样」姊:「弟!你的鸡巴好粗好长喔!把人家的水鸡撑的好开喔!」我们两人不断互夸对方的性器官,

          好一会儿,我看珮怡坐的很舒服,我故意要吓她一下,使劲我下盘的力道,努力往上顶一下,珮怡忽叫:「啊!」我心里觉得好笑又好爽,珮怡看我在偷笑她,娇滴滴的说:「你好坏喔!吓人家」我装可怜的说:「珮怡!虽然这样很舒服,但是人家在下面好无聊喔!人家想要玩更刺激一点的」

          珮怡:「明忠真猴急,来吧!用你刚刚那招,看你能顶几下」我像是得到了圣旨一样,听从珮怡的指示,我股起我的下盘,拼命的往上顶,把珮怡的屁股顶飞,在让珮怡的屁股慢慢的往下滑,我越顶越快越顶越快,每一下几乎都顶到子宫颈,

          珮怡忍不住开始浪叫起来:「好痒……好爽……明忠不要插的太勐………人家还沒适应你的机巴呢………啊……好深……好重……这下幹到人家子宫口了,啊……这下幹到人家心口上了」

          我一边幹着珮怡的水鸡,一边欣赏她胸前两个大乳房在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着来搓揉,那乳头是多么的啡色,谁说要粉红色的才漂亮,咖啡色的也很吸引人啊!我把珮怡的乳房抓过来吸允那美丽的乳头,

          我:「珮怡!妳的奶子真大,被我顶的上下摆动」珮怡骄气的说:「哼!早告诉你们我是34D了,现在相信了吧!」听珮怡这么说,我更是大力的又挤又抓,珮怡:「明忠!不要抓那么用力,人家的奶汁快被你挤出来了」

          我:「那刚好,我沒喝过人奶,今天就让我喝个够」说着说着,我也开始累了,我停下来,嘴巴有点渴,我:「姊!我有点渴!我们一起到冰箱那边去看看有什么喝的」珮怡点点头,珮怡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我抱起珮怡的双腿,两人的性器并未分离,

          我边走边幹着珮怡,珮怡:「讨厌!你连走路都要幹人家」说着就来到冰箱前面,我叫珮怡双腿夹紧我的腰部,我打开冰箱,看到冰箱有六瓶啤酒,我拿了两瓶,我们又坐回到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我:「姊!等我这瓶啤酒喝完,我们再来相幹」我们两人各开了一瓶啤酒喝了,

          我把剩下沒喝完的啤酒,全部倒在珮怡的胸部上,然后再用舌头慢慢的去舔,舔到珮怡的乳头,珮怡会微微的振动一下,珮怡的表情开始陶醉了,珮怡喝完啤酒后,脸看起来红红的,真是美丽,我嘴巴凑上去吻了珮怡,我们两人开始蛇吻起来,就像是一对热烈的情侣一样,

          吻了好一会儿,才停止,我说:「珮怡!我们换各姿势好不好?」珮怡喘气的说:「好~今天由你高兴,你要姊用什么姿势,姐会全力配合你的」我高兴的要死,我很早就想试试看A片中男女主角常用的狗幹式,

          我说:「珮怡!妳先起来」珮怡依依不捨的离开了我的鸡巴,我要珮怡像母狗一样趴在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屁股翘高,姊一看就知道我要用什么招式,珮怡把屁股翘的很高,摇着摇着美臀,真是极大的诱惑啊!那又翘又高的臀部,让每个男人都想征服,

          我等不及,噗滋的一声,就插入了珮怡的嫩穴,我一边也用力拍打珮怡圆润的美臀,一边迅速抽插肉穴,珮怡很配合的努力扭着屁股,我问:「姊!这样幹妳,妳爽不爽?」珮怡:「哦,天啊……太美了……明忠幹得珮怡好舒服……好过瘾……啊……啊……明忠……插死我吧……对……就是这里……用力幹……噢…… 简直爽翻了……和明忠乱伦幹屄……就是这么爽……啊……」

          我低头看我和珮怡的结合处,四周充满了淫水,我的阴毛全部沾湿了珮怡的淫水,每插一下,珮怡的淫液就四溅,珮怡:「啊,这下好深,啊……这下插到人家子宫了,

          亲生的明忠姦淫自己!喔!天啊!……我喜欢这种滋味……乱伦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我,你正在幹着你的亲生珮怡……感觉怎样……美不美……太棒了……用力幹……呀……坏孩子……喔……姊快给你幹死……用力肏……干破我的淫屄……插穿珮怡的子宫吧……」

          珮怡雪白的肥臀,加上纤细的白腰,扭摆的曲缐,淫荡的对话,让我兴奋不宜,渣!渣!渣!的淫水声,加上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响彻了整间房间,我知道我快来了,这一刻我在犹豫要不要射入珮怡的身体,要不要假装自己来不及拔出来,而射精呢?我看见珮怡屁股勐烈地向后挺动,

          一双大乳前后地晃动,还很淫荡地叫起来:「哦……哦……大鸡巴的弟弟……你好会幹喔……对……哦……哦……好弟弟……用力呀……继续幹珮怡呀……狠狠地干死珮怡……小穴快破掉了……插……插破了……我要出来了……你……射进来……射进珮怡的小屄……珮怡要怀你的孩子……让珮怡怀孕……姊生个妹妹给你……快……射进来……啊……姊去了……」

          听了这番话后,我不在犹豫,把我最热最大最浓的那股精液,全部灌入珮怡的水鸡里,我大吼一声:「啊!」喷射性的精液,一飞而出,同时间珮怡也洩出一堆淫水,达到高潮,高潮后,我并沒有拔出我的鸡巴,我轻轻的趴在珮怡的背上,

          珮怡的背上都是一些汗水珠,看起来很性感,我发现我自己也流了不少汗水,珮怡的背好温暖,感觉真好,珮怡要我拔出鸡巴,她翻过身来正对着我,我轻轻的把脸趴在珮怡的胸部上,软软的好舒服,珮怡抚摸着我的头,

          珮怡:「明忠啊!你长大了,有些事情该是告诉你的时候了」我充满疑惑的看着珮怡,珮怡一脸正经的说:「明忠!你知道爸珮怡为什么会离婚吗?」我想了一下,我猜疑的说:「该不会是………」珮怡:「沒错!爸爸幹了我,应该说是我诱惑了爸爸,珮怡一气之下,跟爸爸离婚」

          珮怡:「从那天起我就变成了爸爸的小老婆,爸爸几乎每天都会跟我性交,但是时间久了后,因为沒戴保险套,所以我就怀孕了」我说:「那那个小孩呢?」我全身竖立了一下,该不会那小孩就是我吧!姊很正经的说:「沒错!那小孩就是你」这太令我吃惊了,真不敢相信,不可能!但是想一想,我跟珮怡年纪真的差很多,我才十五岁,珮怡三十一岁,算一算珮怡十六岁生下我,这合理,太不敢相信了,我眼前的这位居然是我珮怡,重要的是我刚刚居然幹了珮怡,

          姊:「我知道你很难以相信,虽然在这之间,我不只跟你爸爸做爱过,我还跟附近的邻居伯伯,还有学校的学长学弟,等等做爱过,但是生下你的是我,我是你的母亲这件事情不会变的」天啊!珮怡!不!是珮怡!居然跟那么多人做爱过,那我爸到底是谁,我该不该叫现在那个爸爸为爸爸,

          我脑袋一片乱,珮怡:「你不承认我是你珮怡也沒关系,就算你把我当你姐姐也沒关系,你放心吧!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谁叫我这么淫乱,」珮怡笑了,笑的是多么灿烂,听到这句话,我安心多了,

          我已经不再去理会谁是我的爸爸,我只要有个好珮怡就好了,想到刚刚是幹自己的珮怡,软掉的鸡巴,现在又勃起了,我兴奋的说:「妳永远是我珮怡,珮怡!」珮怡高兴的都快哭了,珮怡:「好明忠!乖!」珮怡摸摸我的头,我说:「珮怡!那我以后可以幹珮怡吗?刚刚听到妳是我珮怡后,让我的鸡巴又勃起了」

          珮怡:「你真坏!就知道会欺负我,讨厌!你以后爱怎么幹就怎么幹,珮怡永远是你一个人的,珮怡只给你幹,幹到天荒地老」我:「珮怡!妳对我太好了」我:「话说回来,珮怡!妳真淫荡,跟过这么多人性交」

          珮怡:「人家欲求不满嘛!」我:「明忠今天要好好的满足您,报答您的养育之恩」珮怡娇声:「讨厌死了!说这种话」说着说着我就开始玩弄起珮怡的乳房,珮怡的奶子还残留一些啤酒的味道,我边弄边说:「珮怡!妳是不是有去隆乳啊!不然奶子为什么那么大」

          珮怡:「还不是你珮怡,不!是你奶奶生给我,你奶奶本身就是各大奶珮怡」我插嘴道:「说以生下妳这个小奶珮怡搂!」珮怡:「讨厌!欺负人家」因为刚刚的高潮,珮怡的乳头相当红润,又坚又硬,我用牙齿轻轻的在上面咬着咬着,

          珮怡唿吸有些急促,我突如其来的一个念头,我说:「珮怡!妳等我一下」珮怡在兴奋环境中抒醒过来,珮怡充满疑惑的看着我,我到冰箱拿了两块冰块,迅速的回到珮怡身上,把两块冰块放在珮怡的乳头上,

          我用冰块在珮怡乳头上移走,又让冰块在珮怡身上游走,我伸出舌头,靠到珮怡的耳边,轻轻的舔着她的耳垂,不断的发出热气,我听说这样可以让女人高潮,珮怡身体微微地颤抖着,看似很兴奋,

          我在珮怡的耳边轻声说:「珮怡!妳想要吗?」珮怡喘气的说:「我……想要!快给我!」我故意的挑逗珮怡,暂时不插进去,珮怡装出可怜的表情求着我说:「求求你!明忠!快插进来吧!」我看到珮怡怜悯的表情,不忍心,

          我採取了另一种姿势,我把珮怡的腿,抬起来!压到珮怡的肩上,珮怡的阴户一览无疑,我说:「珮怡!妳先自己把脚抓住」珮怡抓好脚后,我到珮怡的阴部上,阴部附近全都是淫水,连肛门都弄湿了,阴道口还有我浊白的精液,我说:「珮怡!我还沒插入,妳就喷水了啊!」珮怡:「讨厌!人家兴奋的等着明忠来幹嘛!」珮怡的娇态,让我血迈喷张,

          我看到珮怡的阴蒂好红好大,就像一颗红豆一样,我用手在那颗红豆上,搓揉,还不断用嘴巴去舔去吸,珮怡受不了的喊叫:「和我做爱,快!孩子,快!珮怡要和明忠乱伦做爱……珮怡的骚屄……要明忠的大鸡巴插进来!……珮怡要和宝贝明忠乱伦……一起和明忠享受真正的母子相奸乐趣……快点!明忠……珮怡等不及了……」

          我的鸡巴硬到受不了了,我对珮怡的小穴口,往下噗滋一声沉下去!我双手扶住珮怡的双腿,奋力的摆动我的下腰,快速的抽插,每往下插一下,珮怡极有弹性的美臀,就会因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而反弹向上,越是插的越快,弹跳更是快速,珮怡也跟着我摆动着下臀,配合我努力的往上顶,

          我们母子两配合的相当好,珮怡的淫水渣渣渣的响,就像是一首美妙的乱伦舞曲,珮怡淫乱的大叫:「喔……奸死你这淫贱的珮怡……啊啊……珮怡……明忠……幹得你舒服吗……浪珮怡……的骚屄……夹的明忠大鸡巴……好舒服……喔……喔……淫妇珮怡……骚货珮怡……大鸡巴明忠……要干死你……要天天干你……啊……干你……干死你……我干……我干……我干……啊……」

          珮怡叫到声音有点沙哑:「哦……我的天呀!爽死我了!……我要疯了……啊……明忠……插死……珮怡……了……你快把珮怡……干死了……啊啊……珮怡被大鸡巴明忠……干死……了……啊啊……幹大力一点……奸死我……珮怡快升天了……啊……啊……珮怡要丢了……丢了……珮怡洩给明忠了……啊……我要死……死了……啊啊……」珮怡的水鸡,像是地底温泉似的,喷出了暖热的淫荡之水,

          我差点就射精,我赶紧拔出来,因为我不想那么早就结束,我想幹的更久,拔出大鸡巴后,沒喷完的热泉,慢慢的流出来,我的鸡巴还带出丝来,为了让珮怡更爽,在珮怡高潮的时候,我用我两根手指,勐力抽插珮怡的水鸡,珮怡水鸡好温暖,也好潮湿,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珮怡的水鸡吸力比平常的强,又快又紧的收缩力,连细小的手指都能吸住,

          刚高潮的珮怡忍受不了我用手抽插,珮怡:「噢……噢噢……上帝!好……好……亲爱的!噢……啊啊……太……太美了!噢……天……宝贝!噢……噢…… 要死了……珮怡快要美死了!噢……天……天……明忠,快……快……我快来了!我快来……来……来了……」珮怡尖叫着,屁股疯狂地摆动,淫水急速的沖流出, 珮怡又高潮了,

          我知道珮怡现在的脑中一定一片空白,我也不管珮怡了,我

          噗滋!一声又插入珮怡的水鸡了,我要珮怡双手抱住我的脖子,我把珮怡抱起来边走边幹,这招有各特点,就是在走路的时候,阴茎会由不同的方向插入女人的阴道,让阴道的每各地方都有被触碰到,

          突然间!门边的电话响了(就是连接外面对讲机的那种),我停下了动作,我们两人都晓得,现在会按门铃的只有爸爸一个人而已,我小声的说:「珮怡!怎么办?」珮怡:「明忠!別担心!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保证你沒事情」我勉强相信了珮怡,

          我们两个人虽然知道爸爸在门口,但是我们两个人并不想分开,我们心中都在想不管任何都不能分开我们,珮怡一手勾住我的脖子,一手接起电话,从话筒传来的声音,的确是爸爸,爸爸开头就骂:「你们两个人搞什么?我在楼梯就听到声音了,你们这两个不知廉耻的废物」

          我心想幸好隔壁的人都去上班了,不然爸爸骂的那么大声,早就被发现了,珮怡有点生气的说:「明忠长大了,这事情早该让他知道的」爸爸挽下口气说:「那妳也不用敎他做爱啊!这是乱伦妳知不知道?」珮怡:「你还不是一样骑了我」珮怡:「我们只要快乐就好了,谁幹谁不是都一样吗?」

          爸爸:「可是妳这样也太………」珮怡霸气地说:「有什么关系!你说过你什么事情都要听我的,难道你现在反悔了吗?」爸爸怕珮怡生气就说:「好嘛!好嘛!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先让我进去再说吧!」珮怡:「我先跟你说,你进来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能阻止我们」爸爸:「好的!好的!我答应妳」

          珮怡打算要开门,我阻止珮怡说:「珮怡!我怕!」珮怡对我微微笑,摸摸我的头说:「沒关系!我保你沒事情」珮怡开了门,我一眼都不敢看爸爸,因为我有点悔意,爸爸进来后,看到我们,虽然相当震惊,但是一句话也沒说,爸爸脱下内衣裤,爸爸对珮怡说:「老婆!可以让我加入吗?」

          珮怡说:「你问看看明忠的意见啊!他说好就好,今天他最大」爸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对我说:「明忠!你的意思呢?」看到爸爸这么可怜,就让他加入好了,也可以藉此增进家人的感情,我说:「好!爸!我们到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那边去吧!」

          我们三人上了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珮怡成狗幹式,前面帮爸爸口交,后面帮我性交,就是所谓的3P,爸爸的懒教被吸大后,虽然沒有我的那么大,但是也不算小,爸爸说:「明忠啊!轮到我到后面了吧!」我实在很不想离开珮怡的肉穴,

          我想到了一个两全齐美的方法,我说:「爸!我们来玩各游戏」爸:「什么游戏?」我:「我们到祖先牌位前面幹珮怡」他们两人听了都吓一跳,珮怡说:「讨厌!这样人家会害羞啦!哪有人在自己祖先前幹自己的母亲的」我说:「有什么关系!我们请祖先帮我们见证,让珮怡传下良好的下一代」其实这么说都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性慾,

          我看爸珮怡有点犹豫,我装出生气的样子说:「妳不是说我今天最大,什么都要听我的」珮怡看我生气了,赶紧说:「好的!好的!我们移过去吧!」我抱着珮怡来到祖先牌位前面,我说:「爸:你先仰躺在供桌上」爸:「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我说:「你就別问那么多了,赶快躺上」

          爸爸躺好后,我把珮怡过户给他,让珮怡正面朝下,就是正对着爸爸,我说:「爸!你可以插入珮怡的水鸡了」爸爸等不及的要插入,可是插半天,却插不进去,因为这各姿势很难插入,又看不到,后来还是我帮爸爸对好,让他插入的,

          珮怡说:「唉呦~好难为情喔!在祖先前面做这种事情!传出去要怎么见人啊!」我说:「珮怡!请妳把屁股抬高!」珮怡紧张的说:「明忠啊!你该不会是要肛交吧!」我笑着说:「珮怡!妳真聪明!」珮怡更是紧张的说:「可是我从来沒试过肛交,不知道会不会痛」

          我说:「珮怡!不会痛的啦!明忠会很温柔的,让我试一次嘛!」珮怡坳不过我,就答应了,为了让珮怡少些痛苦,我到厨房拿了沙拉油,倒了一些在珮怡的屁眼上,我双手抓住珮怡的屁股固定住,龟头抹上一些油,慢慢的把龟头挤入珮怡的屁眼里,

          珮怡:「恩……轻点!」我慢慢的把头身插入,珮怡:「恩……痛…痛」我又轻轻的拔出来,把头身弄些油,在进入,就比刚刚好进入多了,等到整根都进入后,我停止我的动作,让珮怡的肛门适应我的鸡巴,珮怡的肛门好紧,比阴道紧多了,

          我不断的扭动我的腰,让珮怡更好适应,我开始慢慢的抽出在慢慢的插入,珮怡:「痛………痛……明忠!你再让我适应一下,你的鸡巴太大了,插的我很痛」我停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又慢慢的动作,慢慢地,珮怡的肛门开始比较松弛了,让我比较好进入了,而且里面也有不少油被我送入,

          现在很滑润,我越动越快,珮怡越来越爽:「喔……心肝……我的大鸡巴明忠!好明忠……你太会幹了!我的肛门感觉就像一条大便在进进出出,好爽啊!明忠你怎么学会这招的」我笑着说:「这招叫双管齐下,爸爸麻烦你动动你的腰吧!」

          本来还会担心的珮怡,现在反而用大屁股努力的往后顶,害我差点射出来,我说:「珮怡!妳別动太快,妳的肛门很紧,这样我很容易射的」珮怡笑着说:「抱歉啊!我太性急了」爸爸插口道:「明忠啊!真的有那么紧吗?」我:「真的很紧」爸爸说:「让我也试试看吧!」

          我不太愿意离开我的新大陆,我跟爸爸说:「爸!这里很紧,我怕你很快就射出来了」爸爸:「不会啦!別小看我!给我试试看」看爸爸这么求我,我就发挥了一点孝心,让给爸爸,我抽出鸡巴,让珮怡翻过来,正对着我,我帮爸爸把鸡巴弄入珮怡的肛门里,爸爸兴奋的叫道:「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妳这里这么紧啊!」珮怡说:「那要感谢你明忠」

          我再度把鸡巴幹入珮怡的水鸡,迅速的抽插,这里比起肛门,实在有差,我赌气的奋力插幹着珮怡,大力的搓揉珮怡的奶子,珮怡受不了双管齐下的威力,发威的淫叫起来:「我的宝贝明忠……你插得珮怡咪好舒服呀……快呀……再用力点……用你的大肉棒干死珮怡吧!喔……珮怡咪的淫屄永远要给自己的明忠插…… 喔……亲明忠……啊…」我:「骚珮怡……臭婊子……我……我要干死你……」

          珮怡:「喔!明忠真的长大了…」我:「肏死你……插死你……干死你这乱伦的母亲……插死你这淫贱的荡妇……干死你……干……干……干……干死你这荡妇……淫妇……」珮怡:「对……我是臭婊子……我是千人插万人幹的淫贱婊子……干死骚珮怡……啊……舒服死了……哦……啊……明忠……对……我是个淫妇……我勾引自己的明忠……我就是喜欢乱伦……喜欢给自己明忠插干……喔!天呀!……乖明忠……快!……快干珮怡啊……用力干我……把我幹死……干穿珮怡的子宫……乖明忠……快……再用力干珮怡咪的骚屄……把珮怡咪的骚屄插烂……啊……爽死了……」

          沒多久,珮怡又再度的洩了一次,但是我还沒射精,这还不够刺激,这时候让我想到一个更刺激的玩法,我说:「爸!我们两人一起幹入珮怡的水鸡好不好?」爸爸:「好啊!死小子!亏你想的到这个玩法」珮怡:「讨厌啦!人家一个肉洞怎能塞入你们两支大鸡巴呢」我笑着笑,爸爸鸡巴拔出了肛门,我辅助爸爸让他插入珮怡的水鸡里,

          我也利用了点技巧,把鸡巴幹入珮怡的水鸡里,珮怡的肉穴被两支大鸡巴塞入,连一点空隙都沒有,此时珮怡就像是汉堡中间的猪排,被夹的紧紧的,我跟爸两人攸黑的皮肤跟珮怡的雪白玉体,成了强烈的大对比,

          我和爸两人进进出出的,此时我感觉到珮怡的阴道,收缩的更紧了,真是太爽了,我:「珮怡!妳的阴道一圈一圈的,弄得我好爽喔!」我和珮怡接吻了起来,我还不断的搓揉珮怡丰满的胸部,好一会儿,我才离开珮怡的樱唇,

          我说:「爸!珮怡!我们三个人一起高潮吧!让祖先们看看我们乱伦的血统」我和爸爸更是奋力的抽插,我边插边抓揉珮怡的大奶子,珮怡受不了两只鸡巴的摧残,大声乱淫叫:「啊……天呀!爽死我了……好明忠……的大鸡巴……插得珮怡好美……干我……明忠……你好会幹穴……啊……珮怡爱你……嗯……明忠…… 给我一个婴儿吧……啊……让我怀孕……啊……我想要我的明忠……」

          珮怡:「啊……啊……好明忠……珮怡爱你……珮怡喜欢你干我……干吧!……喔……射在珮怡咪的里面……让珮怡咪怀孕……给……给自己的亲明忠生个孙子……哦……大鸡巴明忠……小穴快破掉了……插……插破了……你好会幹……我要出来了……你……射进来……射进珮怡的小穴……珮怡要怀你的孩子……让珮怡怀孕……快……射进来……啊……珮怡去了……」

          我大力的抓住珮怡的大奶,对着祖先牌位大喊:「祖先们!让珮怡帮我生一个好明忠」珮怡:「啊……天呀!爽死我了……好明忠……的大鸡巴……插得珮怡好美……干我……明忠……你好会幹穴……啊……珮怡爱你……嗯……明忠……给我一个婴儿吧……啊……让我怀孕……啊……我想要我的明忠……插死我!……插我!……插我!……好明忠……哦……哦……珮怡咪……不行了……哦……哦哦……珮怡咪要来了……呜……呜……哦……明忠……珮怡咪好舒服……哦……哦…… 珮怡咪忍不住了……哦……哦……哦……哦……珮怡咪来了……哦……珮怡咪洩……洩……洩……洩……了……」

          三人抓紧手心,我和爸爸几乎同时间射了精液,珮怡也达到高潮,三人的排泄物再同一个地方碰触,最后几下我用盡我最大的力量在幹,把供桌幹的一直往前跑,

          两个月后,珮怡真的怀孕了,不知道是我还是爸爸的小孩,过沒几年,爸爸过世了,我顺位继承了家位,也私底下娶了珮怡为妻,乱伦的血脉不断的再传流,生下来的那个小孩是女儿,珮怡说一定要生个儿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