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管姐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33   

    管姐

    第壹次见管姐是在壹位远房亲戚的葬礼上,这个远房亲戚和我们家的关系也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以至于家都沒人能够说清我具体该叫他什麽,而我接到邀请电话时也非常意外,打电话的就是管姐,我和她确认了好几次,最终才肯定邀请的正是我。

    葬礼当天我赶到时看到许多的高级轿车停在礼堂门口,吓得我沒敢直接进去。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壹定是个大人物,我当时就有些怀疑,俗话说穷在鬧市无人问,但富在深山有远亲啊,怎麽这样重量级的亲戚家会沒人记得呢如果早见两天,沒准还能给我安排个工作呢。

    就在我纠结是不是要打听壹下的时候,手机突然来了电话,壹看号码正是管姐。

    -小军,妳到了麽

    -已经到了,我现在就进去。

    -不,不,先別进

    -啊怎麽了

    我有些疑惑,为了显得庄重我特意穿了件深颜色的西服,应该沒什麽问题吧还是有其他说道

    -妳在门吗我过去找妳,哦,看到了,穿深蓝色西装的是妳吗

    听到这话,我扭头寻找,在不远的地方看到了管姐。

    说实话,管姐并不漂亮,但四十多岁了,身材却保持的极好。

    短发,高个子,大胸,长腿,皮肤白,长相壹般,这就是管姐给我的第壹印象。

    -今天有个大人物办典礼,老爷子就沒法办了,刚才时间还紧,我们就匆匆走了个过场。

    -哦,那我

    -咱们直接回去吧,老爷子也知道妳和他不熟,所以之前也嘱咐妳要是忙就不用过来了,对了,这个是给妳的。

    管姐说完递给我壹个房本,就在我有些纳闷的时候她却摆摆手。

    -路上再看吧,店还有很多事要忙呢。

    店我更疑惑了,不过很快我就知道了,老爷子居然把他的壹家旅馆留给了我。

    -老爷子沒有儿女麽

    我和管姐并排坐在公交车上这样问道。

    -有壹个女儿,不过在国外,而且对老爷子的安排也沒有意见。

    管姐并不是很爱说话的那种人,但却非常善解人意,壹句话就说中了我担心的地方。

    -老爷子说这地方随妳处置,卖也好继续经营也行。

    -哦,管姐妳和老爷子是

    -怎麽说呢算是老乡吧,我女儿在这边上大学,我也跟着来这打工,老爷子知道了就让我去帮忙。

    今天路上很顺畅,所以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就到了目的地--壹座临近学校的2层小楼,旅馆的名字叫我家,后来管姐和我介绍说老人开这个旅馆就是为了弥补自己心中对家的渴望,在了解老爷子是个漂泊了大半生的人之后,我多少可以理解他的想法。

    旅馆说大不大,上下两层壹共有不到20个房间,这除了管姐还有壹个叫梅子的女服务员,大概20左右的年纪,有些瘦弱且及其内向,幹活倒还麻利,但即不敢和人对视也很少说话,头发留的不长但壹直挡着脸,以至于我好久都不知道她具体长的是什麽样子。

    梅子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扫卫生,我很少看到她閑下来的时候,而管姐负责收银和其他的壹些杂事,所以沒有我旅馆也能正常运行,于是我只是把行李搬了过来,工作并沒有辞。

    我和管姐的情事大概发生在我搬过来的第三周,那天我下班很晚,进了旅馆发现她在等我,原来是要跟我报账,我倒不太在乎这个,但管姐坚持,于是就叫梅子在吧台看着,我们两个人去了我的房间。

    我选的这个房间不大,放了壹张单人床和壹个小柜子就沒地方放桌子了,于是我们两个就坐到了床上,但长壹来,管姐低头时敞开的胸口就显露在了我的眼前,白花花的两个大奶子看得我壹阵心猿意马,根本沒听到她说的是什麽。

    过了壹会管姐也发现了我的异常,她擡起头的时候我吓得心勐烈壹条,感觉脸上烫得不得了,但她却说了壹句让我意想不到得话。

    -小军,妳想要我麽

    我壹楞,发现她的脸居然红了,两眼流露出温柔妩媚的光芒,看我看的更加心头狂跳不止。

    -妳感觉姐是不是很不要脸这麽大岁数还说这样的话。但我却控制不住自己。

    管姐说着,竟然流出了泪水。

    -不,不,管姐,沒有那回事。

    我伸手抓住她按在床上的手,心已经跳到嗓子眼了,不过她的眼泪还在流,我忙凑过去将她抱住,壹时间大脑壹片空白,居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幹什麽了。

    -对不起,小军,但姐真的忍不住,每天妳在的时候就想看到妳,妳不在了就想妳,常常梦见妳在梦操我,我高兴的壹直哭,直到哭醒,姐是个不要脸的女人,这麽大岁数了还装嫩,跟小姑娘似的还⋯⋯

    听到这话,我然不住壹口吻住了管姐的嘴,她的嘴软软的烫烫的,管姐的回应非常勐烈,整条舌头送到我嘴任我吮吸,我的口水则被她像圣水壹样吸过去咽下去。

    我被管姐的热情带动了,抓住她的两个大乳房用力的揉搓,又很快的把手伸进了内衣,将胸罩推了上去,两个硕大无比的奶子抓在手中然我壹顿激动,而她也喘着粗气脱我的裤子,刚解开腰带就伸手抓住了那条已经肌肉虬结的老二,并开始用力的套弄起来。

    -管姐,我要操妳,我要操死妳

    我虽然和很多女人上过床,却从未如此激动过,也沒说过这样的话,也许是被管姐之前的话所带动,不住的低吼要操她。

    -老公,小老公,来操我吧,操死我,我想死妳了,妳想怎麽操就怎麽操

    管姐意乱情迷的呻吟着,此时她已经被我扒掉了裤子,我将鸡吧狠狠的朝她下身扎去却沒有找到正路,而管姐的下身已经流了非常多的淫水,结果鸡吧壹滑差点插进屁眼,她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连忙伸手帮我扶正,随着她的壹声尖叫,我终于将鸡吧很力的插进了她的阴道。

    -好紧。

    我低声感嘆了壹句,接着开始勐力抽插。

    -老公,妳知道吗,生完何娟我就再沒让別的男人碰过,妳是这麽多年来我第壹个动心的男人,操我吧,老公

    这番话听的我内心激动不已,手用力揉搓管姐两个大奶子的同时抽插更加勐烈,这也使得她的浪叫声又高了八度

    -不许叫老公,叫哥,亲哥,情哥

    我说着,壹手在她的丰臀上用力拍了两下

    -哥哥,情哥哥,情哥哥

    管姐壹声接壹声的狼叫着,我则被及其了更大的兴奋,继续不断沖刺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